RSS訂閱 | 高級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認搜索   京劇曲庫
當前位置:中國戲劇網>京劇> 正文
  • 京劇前輩程硯秋談唱戲

  • 作者: 2019-06-09 09:22 字體:[ ]

作為一個戲曲演員,必須刻苦鉆研、勤學苦練,不然就沒有法子精通全部技術。譬如說唱工,同樣的戲詞,看誰來唱;有功夫、有研究的人,就能唱得既好聽、又能感動人。過去京劇的開場戲《珠簾寨》經過譚鑫培老先生一唱,就把戲給唱活了,結果可以唱大軸子。所以說,演唱者不但要唱得“字正腔圓”,還要唱出個道理來。不能怎么學的就一絲不變地照樣死唱,要看所創造我們戲曲的唱腔,向來是不反對吸收的,不吸收,從哪里創造新腔呢?雖然講吸收,但是不能把人家的腔調搬過來硬套在我們的戲里,我們要溶化別人的腔調來豐富我們的唱法。在我這幾十年的演唱中,新腔很多我聽見任何好的、優美的腔調,就全把它吸收過來,豐富自己的唱腔。梆子、越劇、大鼓、梅花髑、西洋歌曲我全吸收過,但是使人聽不出來,這是因為我雖然在吸收其它劇種的東西,可是我把它化為我們京劇的東西來運用,使人聽著既新穎,又不脫離京劇原來的基礎。

戲曲演員有這樣一句話:“男怕西皮,女怕二黃”。說明男女聲在西皮、二黃的唱法上有它需要刻苦鉆研的地方值得我們研究。

我體會到生、旦、凈、丑各行所唱的板頭是一樣的,腔調相同。這種論點過去還沒有人這樣談過,因為前輩藝人們給我們留下的幾套唱法,是淺而易懂的,就以青衣的西皮、二黃、反二黃等戲而論,只不過是那五個大腔。老生老旦所唱的也是同青衣的腔調唱法一樣;因為調門不同,唱出來高低就有一些小變化,只是花臉唱反二黃的時候還比較少,所以不論那一行的角色,會了自己的,慢慢把別的行的調子也會唱了,我的體會就是這樣。過去譚鑫培老先生把腔調掌握得靈活了,所以他就創造出“閃板”,“耍著板唱”等新腔。之后,我也根據這些方法,研究出許多唱腔來。

在四工中,唱工居第一位。五法中的口法也居第一位。可見戲曲藝術中歌唱的重要性了。口法的運用,當然對念白也是相當重要的。過去演員們學戲,首重唱工,科班在培養學生們技藝時,也是對唱工特別注意的。

現在有些人,他們只為做工戲可以表達情感而不知唱工戲也能表達情感。比如有些唱工戲,像《三娘教子》、《二進宮》《賀后罵殿》這類戲,也看誰來唱,雖然同一工譜,有修養的演員,在唱的時候,把人物當時喜怒哀樂的情感,摻蘊在唱腔里面,使唱出來的音節隨著人物的感情而變化,怎么能不感動人呢!

我們要研究唱腔,這里自然也有一套細致的學問。比如從技術方面來談,唱法之中,吐字自屬重要,四聲也很要緊,應當辨別字的陰陽,分別字的清濁,再掌握住發聲吞吐的方法,然后探討五音(唇舌齒牙喉),有時亦應用鼻音或半鼻音,懂得了這套規律,吐字的方法底幾可以俱備了。

此外, 行腔要和工尺配合起來。京戲、昆曲地方戲雖各有不同,但行腔應按節度,又要在均勻之中含有漸趨緊湊之勢,以免呆滯。研究行腔,一定要學會換氣,換氣并不是偷氣,行腔而不善換氣,則其臟必飄忽無力,不然也會造成竭蹶笨濁,使人們不可聽了。但是,這里還有一件事最重要應當提醒注意,那就是我們一定要為劇情而唱,絕不可老記住一句花腔在臺上隨時賣弄。

我們講唱腔應當為劇情服務,一個演員如果在臺上干巴巴的唱戲詞,恐會把觀眾唱跑了的。所以我們認為唱得好的人,他既表達了劇情,也掌握了“韻味”。怎樣才能使唱出來的詞句有韻味使人聽著既好聽又容易懂呢?那就只有在唱腔的輕重緩急、抑揚頓挫上下功夫了。譬如,輕可以幫助聲音往上挑,重可以幫助聲音往下收。至于怎樣吸足了氣再吐出來放音,怎樣又用丹田發音,為什么要用嘴唇收放,為什么又需要舌音,哪個字應用腦后音,哪個字要用牙音等等的具體咬字發音問題,是一個專門性的課題,這里不能詳談。

總之,不論哪門學問只有憑著-邊學習,一邊實踐,不斷的練習,不斷的琢磨,下定決心象摘線頭那樣耐心的去鉆研,才有可能逐見功效。

念工又叫念白(說白),如果一個演員掌握不好念白,也是無法把劇中人物的情緒傳達給觀眾的。念也要念出個道理來,還要念出“韻味”來。“念白”等于我們臺下的說話,說話自然要講語氣,念白又何嘗不是這樣呢!什么情況下應當急念慢念、氣憤的念、憂思的念、悲哀的念、抒情的念,當然要看劇本給人物規定的情景。但是在這幾種念法中,更主要的還要看具體的人物,他的具體遭遇,才能決定念時語氣的輕重緩急,這樣運用起來,就能結合人物當時的感情了。

余叔巖先生在京劇《打漁殺家》一劇中,有幾句念白,清楚地表現了英雄人物蕭恩的感情活動與堅強的性格。那時我與他合作,我演劇中人蕭桂英,通過他幾句話白,把我念得深深感動,自然而然地進入了角色,引起劇中人的情感來了,劇情發展到這樣的階段:蕭恩準備連夜過江殺死仇人丁員外,他心里知道這場事件鬧出后,在河下打漁的生活是不能繼續下去了,甚而自己的安危也不能預料。做父親的本來不想把殺家的后果事先告訴自己唯一的親女兒,但當他知道女兒決心跟他同去的時候,他就胸有成竹的替女幾安排好出路了。

蕭 恩 好,將你婆家的聘禮慶頂珠、衣服,戒刀一齊收拾好了!

蕭桂英 是。

蕭 恩(自言自語)嗯,一同前去么,也好!

這句自言自語的獨白,感情是多么復雜,潛臺詞是多么豐富深刻呀!接著父女倆緩緩地走出了自己的家門。這樣天真、純潔的女孩子,哪里能夠理解到父親當時在思考什么呢!當她看到他們走后和往常父女外出打漁的情景不一樣,門忘了關了,她回頭看了一眼叫道:爹爹請轉!……這門還未曾關呢?”這一句話,給蕭恩老英雄是多么大的刺激呀!把一切后果預示給女兒吧,太傷孩子的心。不說吧,又為什么不關門呢?老英雄這時候的心情復雜極了,可是他那種英雄的性格強有力地遏制住了當時的悲哀情緒。

蕭 恩 這門么? (乍聽桂英一問,一驚。念出來比較普通高而急)一一關也罷 不關也罷。(壓住悲哀的情感,隨便的支吾她一下,語氣由緩而微下一些。)

蕭桂英 (還沒完全了解父親的意圖,又迫問起來) 家中還有許多動用的家具呢?

蕭 恩 唉!鬥都不關,還要什么動的家具,呀唉!不省事的冤家, 呀!(哭)

“不省事的冤家呀!”一句結語,多么深刻動人,難怪說出后,老英雄的熱淚已飄橫滿面了。這是多么動人的念白,如果-個演員不掌握劇中人當時的思想感情,平平白白念這幾句臺詞,他能感染誰?戲又如何出得來呢?我每次同余先生合作這出戲,演到這里,就深受感動,心里不由地產生出角色的感情來了。

王瑤卿老先生是我們京劇界的藝術大師,他在《能仁寺》劇,中;創造了活的十三妹(何玉鳳)的典型人物形象。這出戲念白的地方很多,通過念白深刻的刻劃了十三妹的人物性格。從說親的一段話里, 清楚地交代出爽朗直率.天真靈敏的個性。劇情發展到十三妹向張金鳳的父母給張金鳳、安驥二人提親獲得二位老人同意后,十三妹心情非常喜悅,自言自語地念出下面的獨白:

沒想到,三常兩語的,這碗冬瓜湯就算喝上啦。老人家答應了,還不知道我妹妹他愿意不愿意哪;姑娘大啦,得本人要緊。(這時走向張金鳳的面前)妹妹,姐姐我做大媒,將你許配那安公子為婚,你愿意不愿意呀?(這時候張金鳳把身子微微一扭,不回答她的話) … … 這有什么,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人間大道理,你害什么臊哇!快告訴姐姐我,愿意不愿意?(張金鳳還是不語)…… 可也是呀,人家這么大的姑娘,哪好意思能說愿意哪!(張金鳳還是低頭不理她,十三妹心里稍微一停,想出個辦法來)你不是不說話,我有不說話的主意,姐姐的高主意多著了,這兒有碗水,我在桌上寫一個“愿意”,寫一 個“不愿意”,你要是愿意就把“不愿意”擦去了;要是不愿意就把“愿童”擦去了。來,來呀 (隨念隨用手拉著張金鳳擦字)場!瞧你多壞呀,哪一樣也沒依著我,單把個“不”字給擦了去了,凈剩下“愿意、愿意”啦。我妹妹也愿意了 ,還得問問他(指安公子)愿意不愿意。哎,好難當的大媒呀。(這時安驥在“旁瞌睡)喝,好精種,這么熱鬧,他會睡著啦。嗨,醒醒啊!

這一段獨白,完全是以,“京白”的語氣念出來的。由于“京白在發聲的輕重高低、抑揚頓挫的氣口上,比韻白不受拘束,聽起來生活氣息更濃厚一些,對表現象十三妹這一類型的人物更能突出的反映她的性格。這一成功的念法是王瑤腳先生畢生的創作。他為京劇旦行在念功上開辟了一條新的路徑,豐富了戲曲念白的藝未。

周信芳先生在京劇生行里,是一位最講究念法的藝術家,看過他演出《四進士》的人們,還可以回味宋士杰與顧讀在公堂上那段分庭抗禮侃侃而談的大段話白。

信陽知州顧讀,他早已聞知前任道臺衙門中有一位退職的刑房書吏宋士杰精明強干,好打抱不平,對他很有戒心。這次處理楊素貞越衙告狀的案件,知道楊住在宋士杰家中,甚為驚怒,本想把宋傳到公堂,給他個顏色看看,沒設想宋土杰毫無畏懼,你有來我有去語,侃侃而談,應答如流的把這位封疆大員逼得對他無可奈何。從下面幾段對話我們可以看出宋士杰是如何的一個人物來了:

顧 讀 宋士杰,你還不曾死啊?

宋土杰 哈哈!閻王不勾簿,小鬼不來纏,我是怎樣得死啊

(開始回話就對顧讀提出反問的語氣。)

顧 讀 你為何包攬詞訟?

宋士杰 怎見得小人包攬詞訟?(又翻過來問。)

顧 讀 楊素貞越衙告狀,住在你的家中,分明你挑唆而來,豈不是包詞訟?

宋士杰 小人有下情回稟。

(沉著應戰。)

顧 讀 講!

宋士杰 咋!小人宋士杰,在前任道臺衙門當過一名刑房書吏。只因我辦事傲上,才將我的刑房革掉;在西鬥以外,開了一所小小店房,不過是避閑已。曾記得那年去往河南上蔡縣辦差,住 在楊素貞她父的家中;楊素貞那時間才這長這大,拜在我的名下,以為義女。數載以來,書不來,信不去,楊素貞她父已死。她長大成人,許配姚廷美為妻;她的親夫被人害死,來到信陽州,越衙告狀。常言道:是親者不能不顧,不是親者不能相顧。她是我的干女兒,我是她的干父;干女兒不住在干父家中,難道說教她住在庵堂寺院!

多么有力的一段反駁呀!這一段詞令,雖然是宋土杰捏造出來的,但是在顧讀的面前,他能亳無畏懼的據理力辯,雖是強詞奪理,但講起來有根有據淋漓盡致,起承轉合一絲不紊無怪逼得顧讀只能罵他:“嘿!你好一張口!”對他無可奈何了。周先生念這段話白,用的是京劇中的“韻白”,語氣抑揚頓挫有收有縱,節奏非常鮮明,使人物的思想變化很有層次。把一個有正義感的老訟師刻劃得有血有肉,使人一望而知他是個替人打抱不平的正面人物。

楊小樓先生在《鐵龍山》劇中飾演姜維有一段連念帶舞的動作。姜雜的出場是起霸上,邊念邊舞:

小小一計非等閑,

司馬被困鉄龍間,

龐涓失入馬陵道,

項羽重圍九里山。

某姓姜名維字伯約,漢皇為臣,率幼主之命,帶領鉄甲雄兵進取中原,前日,司馬師被某一戰,困在鐵龍山,昨日夜觀天象,見劍光射入牛斗,必有一番惡戰,為此全身披掛整頓貔貅。馬岱、夏侯霸聽令。……命你三人各帶三千人馬,埋伏鉄龍山后,司馬師來到接殺一陣。……天,啊,天,若助弟子三分力,管取中原一戰成,嘟!大小三軍,飽餐戰飯,準備器械,聽吾一令!

這一段連念帶舞的話白,包括的內容很多,開始是介紹出敵我戰斗的形勢。司馬師被圍困在鉄龍山間了,清楚的表示出戰斗的地點。接著敘述了自己的任務和對未來戰斗的估計。隨即發布命合,調兵遣將,緊接著是請蒼天的相助,以助一戰成功。連續性的話白,配以強烈的舞踏動作,必須搭配整齊,相互倚重,才能見功。所謂口到,手到,眼到,身到,步到,不能有絲亳的間斷割裂,這樣念起來才有神氣。倘若身段不能很好地配合話白,念得多么“尖團分明”,“抑揚頓挫”,也是表現不出神氣來的。所以說唱做念打四工并不是截然分開的藝術。

當然,不論念白或唱腔要打算使觀眾聽得清楚,并有韻味,就必須注意把每個字音念或唱的正確,這樣才能聽起來圓潤悅耳。就昆曲譜曲和各位名藝術家編制新腔的方法都莫不根據“陰陽平仄”和“尖團”的聲音來規定賓白腔調高低的。尖團字不見于過去的各種韻書,而各韻卻都有尖團學的理論。為了克服尖團宇念不清,唱白不易悅耳的缺,點除了需要在技術方面的“氣口”、“噴口”“咬宇歸韻”等方面刻苦地鍛煉之外,我認為不斷地翻古韻書中的“圓音正考”,對初學的人也有一定的幫助,再從我們國音字母上的切音方面下些功夫進行一番深的探求,也會得到有益的啟發。

摘自《戲曲表演的四功五法》

原文發表于《戲曲研究》1958年第1期

加微信號:xijucn-com (或掃描二維碼)為好友,好禮送不停!免費送戲票,紀念品,戲曲MP3播放器,戲曲動漫卡通玩偶,戲曲T恤,戲曲鼠標墊,手機殼等!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


梨園芬芳 全國京劇票友聯誼演出在呼倫貝爾市拉開帷幕
梨園芬芳 全國京劇
原創現代京劇《碧血慈云》晉京首場演出圓滿成功
原創現代京劇《碧血
京劇《盜仙草》《打龍袍》《牛皋下書》《挑華車》今日上演
京劇《盜仙草》《打
《程硯千秋——京劇表演藝術家遲小秋專輯》北京王府井書店首發式
《程硯千秋——京劇
浙江京劇團端午節下鄉演出
浙江京劇團端午節下

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討論 京劇mp3下載 返回列表  
*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最新評論:

于魁智唱段集
程派藝術集錦
現代京劇八大樣版戲
馬連良,梅蘭芳四郎探母
梅蘭芳,劉連榮霸王別姬


新疆25选7开奖池多少钱